Current Member

Staff:  葉柏廷, Po-Ting Yeh Master Students: 廖柏喻, Po-Yu Liao, NTU Life Science 包家榮, Jia-Rong Bao, NTU Life Science 盧從浩, NTU Life Science 李亦騏, NTU Life Science 沈久倫, NTU IMCB Undergrads: 白欣靈 簡君豪 何介文, NTU Life Science 梁風, Feng Liang, NTU Life Science

Alumni

葉柏廷, Po-Ting Yeh, Master Student R01 王惠民, Master Student R01 張宜婷, Yi-Ting Chang, Master Student R02 鄒硯芳, Master student R02 游士鋒, Master student R02 劉南甫, Master Student R03 李奇展, Master Student R03 金佩璇, Julie Jin, Master Student R04

基礎研究的重要性

很多人都不清楚基礎研究到底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做研究? 或是對基礎研究有所認識的偏差。為什麼我們要去做這些看起來,聽起來好像一點用都沒有的”基礎”科學研究。讓我們一起來看一下FASEB做的這個短片,告訴大家基礎研究的價值。   看完之後,大家是否對基礎研究稍微改觀了呢?

錯覺 – Illusion (顏色)

我們對於顏色的解析是藉由顏色的對比來處理,除了感光細胞疲勞造成的視覺殘留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不過這個疲勞似乎不是個很好的用語,因為這並不是我們的視覺累了,我們的視覺可以適應高達9次方差別的亮度 (對比一下,現在2016年,相機ISO 6萬多就很厲害了,而低ISO通常是100左右,也就是相機的感光元件只能適應600倍的亮度差別,也就是2-3次方而已)。因此為了達到高適應能力,我們的錐狀細胞需要很快的在感光後迅速適應回到原點,因此,下次看到視覺殘留,讚嘆一下我們眼睛的適應能力吧!  

同步 – Synchronization

我們的大腦中在下視丘裡有一個小小的核區叫做Suprachiasmatic Nucleus (SCN 視交叉上核)。這個核區大約有2萬個神經細胞,這些細胞扮演者我們身體內生理時鐘裡那一個永遠都會一直滴答滴答走的時鐘。然而2萬個細胞要怎麼變成一個時鐘呢? 目前科學家的研究指出,這些細胞實際上每一個都是一個小時鐘,它們之間彼此溝通,達成協議後,同步對身體發出一個整合起來時鐘的訊息,雖然跟這個物理現象不太一樣,不過感覺很類似,非常有趣,同步,就是我們腦中SCN核區最拿手的技能,因此才可以掌管我們的生理時鐘阿。

錯覺 – Illusion (對比)

錯覺的來源有很多種,不過在認識了視網膜神經細胞如何傳遞訊息之後,我們對錯覺是不是有更不一樣的想法                         A 與 B兩格實際上是一樣的顏色,因為我們的視覺主要偵測顏色與顏色邊界的對比,當A的兩側皆為相對淺的對比色,而B的四周都是相對深的對比色,在A與 B 的深色藉由畫家畫出一個物體的陰影來讓我們的視覺忽略B上方的格子顏色特別深,所以才會出現A 比 B顏色還要深的錯覺出現。因此當A 與 B 之前沒有邊界時,我們才發現這兩塊真的是相同顏色。